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正文

国际市场风险事件频现 险资“海淘”任重道远

我要评论来源:池州新闻网 2019/10/9 6:37:16 

  □本报记者 李超

  英国“退欧”公投6月23日举行,民意胶着之下投资者的情绪依然摇摆不定,全球金融市场进入戒备状态,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前景也牵动市场神经。安邦保险和中国人寿近期在海外资产布局上相继出现新动向,作为长线机构投资者的保险资金出海“跨境套利”的空间被看好,同时也面临各种挑战。多位保险资管人士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保险资金“海淘”渐成趋势,但目前仍受制于内外部多方因素,如英国退欧这种风险事件出现必然会增加不确定性,因此,保险机构需要谨慎研判,寻找适应自身需求的长期优质资产。从各家公司的实践情况来看,目前海外投资主要以不动产投资和权益投资为主,行业内的人才储备还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各家在推进海外投资时都比较谨慎。保险机构在海外投资中应当遵循资产负债管理的需要。

  中国企业对外并购的步伐明显加快。分析人士认为,2016年下半年还会有大型交易发生,这将增加市场对中国企业的信心,而这一过程中难免会有个别交易在交易的确定性或融资方面出现一些问题,但总体来看并不影响全球并购市场的交易趋势。

  英退欧公投的“蝴蝶效应”

  英国定于6月23日就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全民公投,英国国内民意出现剧烈分歧,国际资本市场也相继作出反应。英国股票基金上周延续了资金净外流态势,相关风险使得市场避险情绪急剧升温,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投资者何去何从也引发市场关注。

  虽然较多人士对英国脱欧的认为度不高,但有不少国际评论称,一旦英国真正脱欧,不仅将给英国经济形成巨大打击,甚至会引发全球性的风险。此外,英国若脱欧,短期内将给市场带来心理层面上的冲击,市场会担心引起连锁反应,比如其他一些欧盟国家可能也想效仿,这部分因素十分不稳定,相对于直接给实体经济造成的冲击会更大。

  无论英国公投结果如何,对欧盟、欧元区都会产生“蝴蝶效应”——脱欧,有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不脱,欧盟内部治理结构可能需要调整。作为正谋划更多海外布局的长线机构投资者,中国保险公司已经在英国和欧盟颇有斩获。2013年,中国平安以2.6亿英镑的交易价格购得伦敦金融城的标志性建筑劳合社大楼。2014年,中国人寿以6.18亿英镑参与交易英国伦敦金丝雀码头10 Upper Bank Street大楼并持有其70%的股权。2015年,中国平安以4.19亿欧元收购了伦敦市中心一栋地标性建筑Tower Place。同年,泰康人寿完成了对伦敦金融城Milton Gate写字楼的投资收购。在欧洲,安邦的收购一直马力十足,从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再到比利时百年银行德尔塔·劳埃德银行、荷兰VIVAT保险公司100%股权……业内人士认为,无论英国最后是否脱欧,这一事件对中国险资的海外投资都将产生影响,在海外投资需要对风险有更充分研判,投资决策需更加谨慎。

  开展“跨境套利”

  实际上,中国保险机构的海外投资正在引发市场新的关注。6月初,据媒体报道,安邦保险收购美国信保人寿保险公司的未决交易中,当地监管机构要求安邦保险需要补充更多信息。安邦保险撤回了此前提交的审批申请,并准备重新提交申请文件。2015年11月,安邦保险宣布以15.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信保人寿保险公司,收购预计在2016年第二季度完成。

  中国人寿近期在不动产投资领域亦瞄准美国市场。近日,中国人寿称已联合美国不动产投资管理机构RXR,完成收购曼哈顿美国大道1285标志性写字楼项目,总收购价格16.5亿美元,中国人寿为该项目单一最大投资机构。中国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美国经济复苏态势明朗,美元资产价值凸显,纽约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不动产市场之一,备受各国投资者的青睐,此项收购对于中国人寿全球资产配置和境外不动产投资将有所帮助。

  人保资产研究人士认为,在国内利差收窄、人民币贬值预期上升的宏观背景下,保险资金开展境外投资正逢其时。通常而言,影响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的宏观因素主要是利差和汇率,目前这两方面的因素正在发生逆转。中国保险机构正在面临利差收窄的压力,从长远来看,人民币汇率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在美国经济全球一枝独秀、全球货币都在对美元贬值的大趋势下,保险公司投资美国项目正逢其时。以安邦保险收购美国信保人寿为例,成功后不仅能在美国本土拥有既定的收益和现金流,还能利用海外低成本的保险资金,嫁接全球和中国的投资机遇,并充分利用境内外利率、汇率环境的差异,开展“跨境套利”。

  海外投资成为保险资金看好的方向,未来的市场空间也被看好。仲量联行全球资本市场研究部人士认为,自2012年以来,海外投资监管不断宽松,推动了内资保险公司在全球门户城市积极寻求房地产资产进行投资。保险资金十分看好房地产投资的高回报率、较低风险以及组合的多样化所带来的优势。仲量联行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海外房地产投资同比明显增长,其中内资保险公司不断上涨的投资热情成为重要推动因素。仲量联行预计,从长期而言,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与节奏,内资保险公司在境外的房地产直接投资有望达到2400亿美元。

  配置中长期资产

  多位保险资管人士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保险资金“出海”渐成趋势,但目前仍受制于内外部多方因素,增速有限,保险机构需要谨慎研判,寻找适应自身需求的长期优质资产。

  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兼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汪朝汉表示,目前保险资金海外投资的规模还相对较小,资金来源主要为自有资金,投资品种主要为债券、股票等传统品种,投资形式主要是通过QDII。预计未来保险机构从事海外投资的意愿会逐步上升,主要因为在国内出现“资产荒”,保险机构拓展资金运用渠道以及分散地域风险的压力逐步增大。“海外有很多很优质的资产,海外投资通道打开,为保险资金增加了投资工具,保险公司可以根据自身状况和判断进行操作。”

  恒安标准人寿投资部总经理陈韶峰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保险资金“走出去”是大势所趋,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快速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加速的大背景下。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说,保险资金海外投资可以有效地在空间上分散风险,增强投资收益的稳定性。同时可以帮助保险资金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风险收益适宜的长期优质资产,提高投资收益。

  陈韶峰表示,海外投资总体而言还处于试水阶段,从目前各家公司的实践情况来看,目前海外投资主要以不动产投资和权益投资为主。这一方面与外汇管制、QDII额度受限有关;另一方面,海外投资也对保险公司的全球资产配置能力提出要求,不仅要了解中国市场,更要全方位了解全球宏观、行业、甚至股票的运行情况。可以说,对投资能力的需求是呈级数增长的。目前行业内的人才储备还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各家在推进海外投资时也都比较谨慎。此外,交易环节、投后管理环节也都需要了解海外市场的专业人士参与其中。这可能也是开展海外投资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余荣权表示,如果海外有比较优质的资产,保险资金投资可以进行适度分散,比如投资一些高收益的美元债。已有的保险机构投资的境外优质的黄金区域的不动产从历史上看失败的概率较小,且能规避一些汇率风险。此外,可以考虑适度进行黄金和部分商品的投资,将资产分散配置在关联度不大的资产上。根据不同区域的周期特点,可以做一些中长期的配置。

  复星保德信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外投资实际上还是要遵循国家目前的一些汇率政策,包括海外的额度政策。海外每个市场的特点都不同,不能概括说海外投资的时机是否合适,关键要看保险机构是否有相应的能力和精力。海外投资应该是成为保险资金未来重要的配置渠道之一,但还是要谨慎遵循资产负债管理的需要。

  安永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在资本优化方面,无论监管体系如何,持续巨大的利润率压力迫使保险公司寻找各种潜在方法来提升资本回报率。增强型数据与管理信息工具使得管理团队能够重新评估资本回报率,并大大提高风险评估与管理的复杂程度。保险公司寻找盈利性增长的需求持续推动了较高增长的新兴市场中的收购活动。

  对外并购热情不减

  实际上,保险业海外投资取得进展的背后,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的大背景。摩根大通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收购海外企业更加注重长期价值创造,评估潜在目标时,通常会设定一个较长的投资期限。摩根大通调查发现,与北美和欧洲企业相比,中国收购企业评估战略收购项目时所采用的门槛收益率相对较低,有时甚至不将其作为考虑因素。投资期限较长加之门槛收益率较低导致中国收购企业对资产的估值更高,其能支付的溢价也就相应更高。

  摩根大通亚太区并购业务联席主管顾宏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从整体的并购规模来看,2015年全球并购总量约为5万亿美元,其中亚太区并购规模达1.5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占到一半份额,当年并购总额为7350亿美元,占全球并购总规模的15%左右。而2013年中国的并购规模为2590亿美元。过去,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主要是以资源类标的为主,如石油、大宗产品、金融等,但现在的并购交易几乎涉及到每个行业和领域,包括工业、高科技、金融、化工、房地产、消费品等。总体而言,中国的买家在最后并购竞标的关键时刻比较激进和有进取心。

  顾宏地认为,2016年中国对外并购将明显增加。从整体的交易活跃度和展望来看,2016年下半年还会有大型交易相继发生,这将增加市场对中国企业的信心,而这一过程中难免会有个别交易在交易的确定性或融资方面出现一些问题,但总体来看并不影响从全球并购市场的交易趋势。

  川财证券分析师穆启国表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延续火热态势,“出海”热情大大增加。2015年,已公告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比前年接近翻番,达1620亿美元。2016年趋势不改,同时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收益遇“冷”,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高风险,并购后目标方公司的整体收益水平波动较大;二是低绩效,并购后卖方公司的每股红利增长率平均为-10.9%,正增长出现的概率为60%,说明并购后的绩效表现往往不佳,面临着整合困难;三是高的估值和杠杆。

  穆启国认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驱动因素更多的归结于流动性引发的资产再配置、杠杆、转型升级战略等需要,而不是寻求盈利。一方面,明显较高的金融杠杆为中国企业境外并购创造了条件,助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热潮;另一方面,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付出较高的溢价,反映出中国企业对海外技术、关键资产获取的迫切程度。

  安永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2016年保险行业将继续经历快速转型期,预计这种行业转型将持续掀起并购高潮。安永近期访问的78%的保险公司将资本、成本协同效应和收入视为近期交易中的主要价值动因。无论任何交易的价值动因如何,对于创造价值以及保护收购方和目标公司的日常业务运营内在价值而言,有效的整合规划和严谨的执行至关重要。
相关阅读:
分类目录

分享到: